主 页 分类浏览

自由摄影师拍摄了32个共享单车“坟场”

自由摄影师吴国勇利用半年时间,在上海广州厦门福州合肥昆明等20多个城市拍摄了32个共享单车“坟场”。

自由摄影师拍摄了32个共享单车“坟场”

从2016年“共享单车元年”的遍地开花,到2018年步入寒冬,在资本海洋中沉浮的共享单车将何去何从,还是个未知数。

如今,南京江宁区的“单车墓道”上大部分单车已被清理,剩余单车也已经摆放整齐。南京江宁区经济开发区城管局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,目前有牌照的单车已在对接各家企业逐一实施归还,并做好日常管理承诺,无牌照单车还在等上级部门指示。但业内人士认为,即使暂时把这些车拉走了,它们最终也会回到“单车坟场”里。

文章目录:

1.先易后难的生意

2.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下半场

先易后难的生意

如今光鲜不再的共享单车,曾是资本疯狂热捧的对象。

2016年,从校园迈向城市的ofo小黄车迅速达到了日订单百万,并在当年8月拿到了A轮融资。一时间,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大潮几乎席卷全国,甚至被网友调侃“留给共享单车的颜色不多了”,小蓝、摩拜、酷奇、哈罗等公司争相创立,融资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。争夺市场的战争进入白热化,各大共享单车企业疯狂烧钱进行用户补贴。

但正如哈罗出行CEO杨磊在GGV变革+大会上所说,共享单车是一门先易后难的生意。

自由摄影师拍摄了32个共享单车“坟场”

去年6月,悟空单车宣布资金链断裂,推倒了共享单车热潮“退烧”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。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、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的小鸣单车宣告破产,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,因无力归还11万用户的押金被告上法庭。酷骑单车总部被要求退还押金的用户围堵。町町单车卷款跑路,富二代创始人丁伟在狱中自杀未遂。小蓝单车因要求控股权错失了与永安行低碳联手的机会,去年11月濒临解散时拖欠了200多万元的物业费和70余名供货商近两亿元。

尽管交通运输部曾出台规定,明确要求共享单车企业严格区分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,实行专款专用,但去年年底,摩拜和ofo还是被财新网曝出动用押金,其中摩拜挪用押金逾40亿元,ofo挪用押金超过30亿元。

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下半场

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“下半场”,小投资者加快了撤资退出的脚步,曾经炙手可热的共享单车的彻底迎来了寒冬。ofo投资人朱啸虎开始频繁在公开场合呼吁ofo和摩拜尽快合并,结束早已白热化的补贴之战。

“2017年我们都处在没钱的状态,稍不小心就会死掉。”哈罗出行的创始人杨磊曾如是说。在无钱可烧,自身又找不到盈利点的情况下,拥抱互联网巨头似乎成了共享单车企业活下去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去年10月,哈罗出行与永安行低碳合并,赢得阿里系持续输血。今年4月,摩拜作价27亿美元“卖身”给了美团,这个价格远低于其最后一轮融资估值36.7亿美元,王兴对此坦言,“这是快烫手山芋,至今看不到盈利模式”。小蓝单车的车辆资产和单车投放指标被滴滴接手,但后者并未负责偿还小蓝欠下的供应商欠款和用户押金。坚持独立运营的ofo,则在崩溃边缘苦苦挣扎。

  

领券请关注微信公号“共享优惠发券”
对话框回复摩拜ofo即可领取优惠券

  

手机版 电脑版

版权所有:共享单车网